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短文

【江南同题】等(小说)_13

时间:2022-04-23   浏览:0次

家是什么?家是每个人的避风港,是累了、伤了、痛了可以停下来歇息的地方。谚语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家可以不大,但必须是温馨的。家,是黑夜里的一盏灯火;家,是牵引着灵魂的归航。多少等待,多少期盼,只为了那梦中最宽厚的温暖。多少泪水在梦中流淌,多少思念在深夜疯涨。家,什么时候成为了等待?家,什么时候只剩下了等待?那一年的风,好冷!那一年的夜,好黑!那一年的心,好痛!所有的梦在那一刻飘逝,只剩下漫长的等待……

——题记

(一)

离别,对于一个6岁的孩子来说真的没有太多的感触。听说父亲要去远方,燕子的心也没有感觉到难过,毕竟只要有妈妈在就好啊!歌中不是这样唱的吗?“有妈的孩子是个宝”。何况对于父亲,燕子也不是很亲热。记忆中的父母时常磕磕碰碰的,如今父亲要去远方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远方,远方究竟有多远?燕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当父亲对她说起远方的时候,燕子从父亲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不舍与依恋。那天以后,燕子明白了:远方,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是父亲将要去的地方,父亲要在远方去找钱给家里用,给自己交学费。

父亲离开的时候,燕子还在梦乡,朦胧的梦里依稀洋溢着童年的欢笑。父亲的离开并没有给家中带来太大的变化,至少在燕子的世界里,依旧阳光明媚的生活着。只是每天天黑的时候,母亲总会将门锁得实实的,还找来扁担板凳将门堵起来。母亲告诉燕子,爸爸不在家一切要小心。

燕子的家是独一户人家,各乡邻之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屋后又是一片荒凉的坟茔,所以每到深夜都格外的瘆人。母亲其实是个胆小的人,独自带着燕子两姐妹,白天倒还没有什么,只是到了晚上就会格外地害怕。猫头鹰的叫声似乎就在屋顶上徘徊,连同着黑夜里的风声都时时惊扰着母亲的魂魄。

这天夜里,屋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燕子的母亲本就睡得浅,一下子就惊醒了,然后传来了敲窗户的声音。“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燕子和妹妹也从睡梦中惊醒了,哭着喊着:“妈妈,妈妈,我怕……”

母亲紧紧地搂着两孩子,卷缩在床角大气都不敢出。

许久许久,外面的声音渐渐地消失了。母亲搂着两孩子,安慰着:“不哭,不哭,等爸爸回来了,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等爸爸回来……”燕子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着:“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母亲把燕子和妹妹搂在怀里,安慰着:“快了,快了,等过年的时候,你爸爸就会回来的。”

燕子在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母亲的自言自语:“等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的。”那天,燕子的梦里,有着新年的气息,一家人在屋前放着鞭炮,燕子穿上了父亲买来的新衣服,母亲也在一边乐呵呵地笑着……

那件事情以后,燕子明白了一点:没有父亲在家,家就没有了安全感。所以,燕子也时常会想父亲,想父亲早点回家,想父亲也可以抱抱自己,想时间可以快一点,那样过年的时候父亲就会回家。

父亲偶尔会寄来书信,信中短短的几句,便没有过多的言语。燕子可以看得出母亲的失落与难过。别看燕子小但也会安慰人:“妈妈,不伤心,等过年的时候爸爸就会回家的。”

这样的等待,有多久?不久,从春到冬,只是一个四季的轮回。这样的期盼,有多久?不久,日历也只是从一月翻到了头。起初燕子只是傻傻地盼望着过年,总以为到了过年的时候,家就圆满了,母亲也就不用每晚每晚的害怕了。年底的时候,燕子总喜欢跑到村口的小路上张望,遇到村里的人问起,她总会自豪地说:“妈妈说了,这几天爸爸就会回来了。”每每这个时候,村里人总会笑笑地说:“燕子,记得将你爸爸带来的东西分点给我们哦!”

“好的!”燕子每次都笑着答应着,那模样总是分外地惹人怜爱。

只是这样的等待并没有因为年的到来而结束。“妈妈,妈妈!你不是说过年的时候爸爸就回来的吗?”燕子有些委屈地问着。

“回家车费太贵了,你爸爸说了,等明年年底的时候在回来,回来给你买糖果买新衣服新书包。”听着别人家鞭炮炸得那个响啊,母亲的心中也不是滋味,但是在孩子面前,她依旧笑着。

等,等明年的年底父亲就会回来的。于是从新年的第一天开始,燕子就开始细细的数起了日子。

等,是那纤细小路上渴望的目光;等,是那梦中洋溢的甜甜的笑容。

(二)

“妈妈,妈妈,爸爸今年会回家吗?”又是一年的年末,燕子的等待也开始有了新的希望。

“恩!等你爸爸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城里打年货去。”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也有着一种别样的神采,有兴奋,有渴望,也有着一丝的忐忑。

村里的人都开始忙着打年货了,燕子又开始每天往村头的小路上跑了。

“燕子,又在等你爸爸啊!”村里人对着坐在小路边傻傻张望的燕子道。

“恩!妈妈说了!爸爸今年过年就会回来的。”燕子的声音中洋溢着一份自豪,充满了一种渴望。一个个晨曦又一个个日暮,不知道是等待踯躅了时间,还是时间空了等待。一次次怀揣着希望的守候,一次次失望的归来。新年再一次到来了,燕子觉得自家的炮竹声总没有别人家的响,烟花也没有别人家的漂亮,心里也好像缺了什么东西,感觉空荡荡的。

“妈妈,你不是说,爸爸过年就会回来吗?”燕子觉得有些委屈了。

“你爸爸说春节回家车费太贵了,今年多存一点,明年再回来。”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似乎有些微微的湿润。

等,又是等。燕子觉得这年怎么就这般的遥远呢?一年又一年,燕子几乎都快忘记父亲的模样了。只剩下等,也只能等了!

“燕子,想你爸爸不?”村里人问。

“不想!”燕子左手掰着右手肯定的回答着。

燕子开始怨恨起自己的父亲,明明说好的过年回家,可都几年了还没有人影。村里人都说燕子的父亲不要这个家了,丢下她们母子过好日子去了。尽管燕子嘴里说不想,可是心中依旧细数着年的到来,依旧渴望着这一份团圆。

又一个冬的清晨,燕子吃过早饭就带着妹妹出门了。村头的小路上,姐妹俩就坐在田埂上双手撑着脑袋傻傻地看着。

“姐,你说爸爸今年回来不?”

“回来,妈妈说了,爸爸写信说今年一定回来。”其实燕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没有底的。

风,轻吻着姐妹俩红红的小脸蛋,路上的人来了又走了,燕子的心起了又落下……

等待总是难熬的,或许不再期许就会有着意外的惊喜。这天,天空的雾气还没有散尽,燕子没有去村口等了,拉着妹妹跑外婆家玩耍去了。中午的时候,有邻居跑来,远远地对燕子喊了起来:“燕子,燕子快回家去!你爸爸回来了!”

“回来了!爸爸回来了!”燕子的脑海中中回荡着这句话。

看到父亲的时候,燕子感觉好陌生,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告诉着她:“这是她的父亲,等了三年的父亲。”可是她却只是怔怔地看着,一声不吭。

“叫爸爸啊!”燕子的父亲看见孩子们都不叫自己,显得有些局促起来:“爸爸买了好多的糖果哦,叫了就有奖品哦!”

“爸爸。”燕子的妹妹一听有糖果,果断地叫了起来,那稚气的声音惹得父亲一长串的笑声。

父亲高兴的将燕子的妹妹抱了起来,一边乐呵呵的应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来。

“燕子,叫爸爸啊!”燕子的父亲拿着糖果对着傻傻站在一边的燕子道。

“爸爸!”这声爸爸仿佛好长好长。随着这一声爸爸的呼唤,所有的等待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燕子的父亲高兴的抱起俩姐妹,这里走走那里走走。

燕子忽然发现,父亲的怀抱好温暖好温暖……

年,因为有父亲在家似乎格外的热闹。长长的竹杠那头,爆竹的声音格外响亮。穿着买来的新衣服,燕子觉得自己就是那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心也格外地欢畅。

(三)

新年在一种愉悦的气氛中悄然溜走,春节刚刚过完燕子的父亲就再次背上了重重的行囊。许是已经在慢慢懂事的缘故!这回,燕子对于父亲的离去非常伤心。

“爸爸,爸爸,你不要走好不好嘛!”燕子眼中噙着泪,小手拽住父亲的行囊恳求着。

父亲一把将燕子抱了起来,宽厚的手掌轻轻地擦拭着燕子的眼泪:“不哭,乖啊!爸爸到外面挣大钱,等年底的时候就会回来。这次回来了就不出远门了,我们也盖新房子,好不好?”

燕子靠在父亲的怀抱里,小手胡乱的抹着眼泪,声音因为哭泣而有些沙哑:“恩!爸爸,你记得要早点回来哦!我会乖乖听话的。”

父亲将燕子放在地上,再次背上了行囊。远方,遥远的远方。燕子看着父亲的身影一点一点朦胧,直到消失不见。抬起头,燕子看向了那片叫做远方的天空,拉住妹妹的手:“很快的,爸爸说了等过年就会回来的。”

转眼就到了秋收的季节了,田里的稻穗沉甸甸的分外地惹人爱。只是,阴沉沉的天空,却让燕子的母亲紧锁了眉头。农田里,此起彼伏的收割稻谷的声音,重重的落在母亲的心上。

地里的稻谷是一家人一年的口粮啊!一个女人带着两小孩不管怎么拼命也收不回来啊!眼看着别人家的谷子一担一担的收回了家,燕子的母亲急得就好像那热锅上的蚂蚁,怎一个“愁”字了得!

眼看着雨水就要下下来了,那些做活的工人也抢手的很。农田里,几个人一伙的工人都忙碌着抢收。

“大哥,明天有地方没有,给我家割稻子吧!”

“大哥,帮帮忙,你看这天,帮帮忙吧!我给你多点工资吧!”

“大哥,……”

“没空,没空……”

燕子的母亲就在田地里奔波了一整天,可始终没有人答应。希望一次次的落空了,看着那阴霾的天空,一股辛酸涌上了心头……

雨,终于还是下了下来,有些没有抢收的稻谷就那样耷拉着脑袋浸泡在了雨水里。好雨知时节,但这个季节的雨注定是惹人愁的。

燕子的母亲看着屋里抢收回来的稻谷,乐呵呵地说:“燕子啊,多亏了那位好心的叔叔帮忙,我们才有大米吃啊!”

叔叔!燕子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叔叔。母亲说叔叔是好人,那么在燕子的心中叔叔也就是好人。

这场雨,延绵了整整半月。燕子不知道,就是这场雨淋湿了她人生的道路,也就是这场雨,冲散了她温馨的家园。如果说,以前父亲不在的日子还可以等待,那么这场雨却将所有的等待都封存在了梦的最深处,只有偶尔梦回的时候,才可以再次回味家的味道。

叔叔成为了家中的常客,燕子谈不上有多喜欢,但母亲说了,叔叔是好人,所以燕子也没有太大的敌意。时间就这般的悄然而逝,渐渐地村子里开始传起了流言蜚语,每每母亲走过的地方也总有人指指点点的。

母亲对燕子说:“不理会那些嚼舌根的。”

燕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与坏在她的心中不曾分的清楚,但母亲说的总不会错的。

虽然父亲常年不在家,但燕子依旧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母亲很少打她,用母亲的说法就是“采取说服教育”。燕子觉得自己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小小的心也并没有因为父亲不在身边而苦恼。只是,随着新年的逼近,燕子又开始细数着日子了。父亲说过的,等过年的时候就会回家,等过年的时候燕子也会有自己的新衣服,等过年的时候,家才是完整的,只是……

(四)

父亲回来了,这次父亲并没有让燕子等太久。父亲依旧带着他那重重的行囊,只是,父亲的脸上少了以往的笑容。虽然,平常没有什么,但燕子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家没有了以往那种温馨甜蜜的气氛了。

家,似乎不一样了。父亲的脸上总是阴沉沉的,就好像山里那浓浓地散不开的晨雾一般。

这天燕子去学校拿成绩单,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进屋就看见妹妹正拿着碗在那吃饭。燕子赶紧也找来碗筷围在了桌子边。

“妈,爸爸怎么没有在家啊?”燕子没有看见父亲,忍不住问道。

“出去了。”母亲简单的抛了三个字。

燕子一边吃饭一边将成绩单递给母亲,在母亲接过成绩单的时候,燕子才发现母亲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

“妈,你怎么了?”

“没事,刚刚生火的时候被烟熏的。”母亲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解释着。

“哦!”

吃完饭,母亲就去厨房收拾去了,此时外面已经黑了下来,父亲依旧没有回来。

燕子跑到里屋守电视剧去了,一会儿,母亲进来了。

“妈,你换衣服做什么去?”燕子对着正在镜子前整理衣服的母亲道。

燕子发现母亲在换新衣服,那衣服是父亲回家给母亲买的。

长沙癫痫医院在哪儿
当癫痫突然发作时怎么办呢
陕西哪儿治小儿癫痫好
相关阅读
曾几何时,繁华落尽
· 曾几何时,繁华落尽

绕着圈子是在走向空无,向前奔行也是走向空无,延展变化,或归于沉寂,或另折高潮,你的心,何必执着?何必悬念?我们歌哭无常,我们喜怒哀乐,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