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江南小说】我会一直记得你

时间:2022-04-24   浏览:1次

壹、【你的眼睛像微微荡漾的湖。】

2007年,我落榜了,父亲在沙发上沉默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

高考前两个月,我由于精神过度紧张,夜夜失眠,早晨跑操的时候,晕倒了。

在县医院的诊室里,医生说,眼底出血,需要住院观察。

我的内心涌出些许欢喜,以为可以逃避高考了,并没有注意到身边母亲拉长的脸。

父亲在工地上请了假,专程回来照顾我,因为母亲不想停下生意照顾我。

高考前一个月的时候,我的病还是好了,回学校前父亲和母亲在给我生活费之前,还给我算了一笔账,因为给我治病花了多少钱。

除去那些杂七杂八的医药费,父亲和母亲还给我说了,因为我耽误了他们多少天工,一天多少钱,一共多少钱。

我心里很难过,这个时候他们竟然心疼的是钱,我又算是什么。

回到学校后,我一反常态在没有努力去看书,开始逃避早操,并且逃课,班主任找我谈了几次后,没办法把我调到了后面几桌。

那个时候我喜欢上了写东西,还有就是画素描。逃课的时候,我会躲在学校美术教室的角落里学习画画,也会去学校外的网吧上网,我在网上注册了一个博客,把写在纸上的东西都记录在博客里,那里没有人认识我,我喜欢陌生的感觉。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自卑的孩子,带有轻微的自闭症,我不懂得沟通,也不会交流,自然也没有朋友。我一直没笑过,时间长了似乎不知道怎么笑了,也许是因为这样同学们都不愿意接近我。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不祥的孩子,因为我总是能引起母亲的不满,进而引发父母之间的战争。父母之间无休止的争吵不只影响了我,还有无辜的妹妹。母亲骂我是扫帚星,说我是乌鸦转世。

每次挨打后,我都会跑进网吧,噼里啪啦的打字,敲下自己所有的委屈,后来他出现了,温暖的安慰,真诚的鼓励,我去他的博客看了,他的名字叫金翰泽,很阳光的名字。

毕业后,我跟着父亲到了天津,被父亲安排进了一家大学超市里做收银员。那个时候我依然喜欢穿着肥肥大大的深色衣服,留着长长的刘海儿,整个我都被包裹着,透过刘海儿的缝隙,观察着每一个人。

老板是个女的,有一种知性的美,乍一看有那么一股陈鲁豫的味道,我喊她董姐。董姐热情的带我去认识其他的同事,我低着头跟在她的后面,认识了理货带班宋姐、李师傅,收银员赵姐、刘欣、张颖之后,董姐让我独自去办公室见店长,她则留在前台帮忙收银。

卖场后面的办公室里很乱,我看着那个埋在一大堆文件里的男人,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店长,你好,我是新来的陈念念。

那个男人猛地抬起头来,对我微笑,他那双眼睛弯弯的像月牙一样,闪着亮晶晶的光芒,陈念念你好,我是金翰泽,是这里的临时工,店长刚刚出去了。

那一刻听到你的名字后,我竟有了想要逃跑的冲动。那些隐藏了许久的秘密,那些属于女生的小小心事,被一个近在咫尺的人熟知,何况你还是个男人。

你的眼睛像微微荡漾的湖,折射着耀眼的光芒,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个阴暗自卑的自己,她是弱小的,她是孤独的,她是自闭的。金翰泽,你知道吗?你真人比照片还好看,你是那样一个美好的少年,落拓的笑容,明亮的眼神,让我无地自容。

贰、【你的名字成为我不敢轻言的咒语。】

那年我19岁,却好长时间没有说过话了,我离开集体已经太长时间了。记忆中,我似乎没有参加过任何集体活动,不上体育课,不参加运动会,即使在课间我都喜欢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其实我向往在集体里活跃,开朗的笑,还有要好的朋友一起上课,下课,聊心事。只是我不敢,也迟迟走不出那一步,因为我害怕被讨厌,更害怕被同情。

陈念念,是要我念念不忘吗?每次听到我这么说,爸爸总是摸摸我的头发说,给你起这个名字,爸爸希望你能常念生活的美好。他知道我心里苦,只是希望我能理解母亲,一家人和睦比什么都好。只是我内心累积的那些自卑,那些伤痛,压在我的心底不断的膨胀,我似乎又有些克制不住了。

在找到网络这个释放的出口后,我开始深深迷恋上了这种倾诉的感觉,你认真的看我写的每一篇日志,留下温暖的评语,你对我说,丫头,你应该试着长大,试着逃离你的悲伤。

一句“试着长大”让我看到了你温柔善良的内心,我突然觉得我喜欢别人的关注,或许因为你只是一个陌生人,茫茫人海我们不会遇见,而你并不能影响我的生活。

你总喜欢喊我丫头,温暖的称呼,我经常会去你的博客看看,但是从不留言,我喜欢你积极乐观的文字,也喜欢相册里那个爱笑的你,我知道你比我大一岁,我还知道你在天津那个城市里读大学,在这个空间里我习惯了倾诉,而你也习惯了倾听。

很长时间以来,我是第一次对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产生依赖。我常常在网吧里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看你给我的评论,看你的心情日志,看你博客里每一张照片。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已经被叫家长了,我的父亲来到学校的时候,我正在网吧里,对着电脑屏幕傻傻的笑着,父亲把我揪出网吧,我竟然任性的非要回去,并且跟父亲吵了起来。

几番争吵,父亲竟然哭了,那一瞬间,我看到了父亲的苍老和期盼,他哭着说他没出息,不希望我走他的路,我站在父亲对面,泪流满面,我抬头擦干眼泪拉着父亲的手,保证不再去上网,不再逃课,认真准备高考。后来班主任告诉我,学校为了升学率是打算劝退一些学生的,其中就包括我,父亲为了能让我参加高考向他下了跪。

我无法想象一个七尺男儿,怀着怎样的心情向别人下跪。我只能压下我所有的心事,为了父亲投入到备战高考的行列中,尽管我底子不错,我有多认真学习,然而为时晚矣。高考是残酷的,我惨遭淘汰,而母亲更有了挖苦我的理由。

从小我就脾气倔强,为此母亲没少打我,她越打我,我就越不服气,小的时候不懂事,还能安心学习,随着年龄增长,还总是挨打,便开始心事越来越重,学习成绩也开始下滑,而母亲却打我打得更凶了。在经常的挨打中,一个女孩的自尊心日日生长了起来,随之涨起来的还有深深的自卑感。

因为妹妹明年也面临毕业,家里条件也是不允许,我主动要求出去打工,其实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离家远远的,攒一笔嫁妆,然后嫁到南方去。而你,金翰泽,也在高考落榜的失意中,在我心底被隐藏了起来,我会偶尔想起你,想起那一束阳光般的温暖,照亮了我阴暗的心。

你的名字成了我不敢轻言的咒语,我再不敢说出口,我害怕一旦说出口,你就会消失,就会在我念念不忘的碎语中远去。金翰泽,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是多么期望能见到你,又是多么害怕会见到你,然而当你近在咫尺时,我却无法对你说出,我是多么的想念你。

叁、【我愿意相信我爱着你时,你也爱着我的。】

这是一个夏日气息浓厚的九月,天气热的异常,我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被推过来推过去,有时候去买饭,有时候去打水,有时候搬货,却独独上不了收银台。因为店长说,我不爱笑,不爱说话,会让顾客不满意,我只能低下头忍住眼泪。

我搬重的东西时,你总会迎上来帮助我,你会热情的跟我打招呼,只是你叫我小陈,止于同事的距离。我会在你转身的时候,抬起头深切的望着你,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依赖你,依赖你说的每一句话,依赖你对我的每一个笑容。好多次,我都想告诉你,我就是丫头,那个你在网络里说心疼的女孩。

只是我一直没有勇气,我害怕你会同情我,你会因为我平凡的相貌远离我。你总是在我一个人正沉默的时候从我背后吓我,一脸笑容的出现喊我“陈念念”,你会不停地跟我说话,逗我开心,你看到我笑了总会一脸吃惊的说,你会笑啊,我总是会一瞬间收住笑容,因为记忆深处有个男孩对我说,你笑起来真难看。

由于一开学,超市就忙了起来,经过简单的培训,我终于上了银台,大家都很忙,店里人都很多,银台后面是望不到头的队伍,一直忙到晚上,我的脸憋得通红,在最后一个人结账时,因为后台程序问题,有些东西不能出售,顾客大声说了我几句,顾客走后店长就走上来说了我,店长离开后,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泪眼模糊中,你走过来,你说,丫头,别哭了,下班后我给你买糖吃。

你的那声丫头让我温暖且熟悉,我擦着眼泪破涕为笑,你把我当小孩啊,谁吃糖啊,最讨厌吃糖了。

其实我很讨厌糖的甜味,因为我觉得甜对于我来说是奢侈,糖有多甜,我的心底就有多苦,妈妈不疼我,从小就不喜欢我,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打我,就连来天津之前她也打了我,我已经19岁了,一个有自尊心的年龄了。

那一天,爸爸和妈妈在算这一年来的花销,妈妈不厌其烦的说着爸爸怎么没出息,挣了那么一点钱,说她给家里有多少功劳,爸爸挣得钱一半是她的,说了很多她挣了多钱,这个家有多少钱是她挣的……

旁边的我插了一句嘴,分那么清楚干嘛,不都是一家人嘛!当我说完,气氛顿时很尴尬,我意识到我说错话了,就钻进被窝连最爱的电视剧都不敢看,就假装睡觉,我盖上被子还不到两分钟,就被母亲拉起来甩了一巴掌。

家一提起来,总是会不自觉的心冷。我不知道母亲哪里来的对我那么大的厌恶,她每次打我打起来就跟不要命一样,记得有一次和她吵架,她竟然抓起我的手咬了我好几个口子,红红的滴下血来,但是她咬完我却又把自己的手咬了好几个口子,那些伤疤至今还留在她的手背上,触目惊心,而我手上的伤疤,因为年龄小愈合的快,也就不见了伤疤。

我不自觉的抬起手,却看不到痕迹,那个时候心底涌出的伤痛,在今天想起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我握紧拳头,从心底对自己说,陈念念,你也太脆弱了吧!这么点事就哭成这样。直到我不再流眼泪,你才离开,但是我没想到,那是你在店里的最后一天,那天你叫了我一声“丫头”。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就是那个你在网络里叫了我千万遍的丫头;我还没攒够勇气来对你说,金翰泽,我喜欢你。你就离开了,带给我一瞬间的温暖,而我在对你日日的想念中,时时怀疑你是否出现过。

我愿意相信我爱着你时,你也爱着我。金翰泽,你知道吗?从你离开后,我每日思念,看到每一个和你相似的背影,都会莫名的欣喜,我多么希望你能再次出现,逗我开心,好让我知道我们在现实里的的确确相处过一段时间,那并不是我做的梦。

肆、【我会记得你那时笑容明亮如星。】

你离开后,我觉得孤单了许多,我似乎被遗忘了,每次我都是一个人上班下班,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食堂吃饭,你离开我的日子里孤独紧紧包围着我。我渐渐进入了收银的状态,只是还是不会笑,每天早会店长依然还会批评我,我总觉得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笑,真的很傻。

学校里开学了,人愈多,我就愈孤单,但是意外收入就开始多了起来,因为我的银台上总是有遗落的手机和钱包,我会用遗落的手机打给失主的朋友,让他们来领手机,那些钱包我总是留在银台上等待失主的到来,但是对我说谢谢的很少,我不在乎,因为我总觉得那些钱都是他们父母的血汗钱。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学生总那么大意,那么不珍惜父母的血汗,因为在一次我当班收银的时候,竟然从地上看到了三张百元钞票,我把钱捡起来交给了店长,我希望店长能写个启示还给失主,查看了半天摄像头还是没能确定失主,钱交给了店里,请所有同事吃了顿饭。

或许因为这一点,跟店里的同事渐渐熟络起来,我就像个哭了很久得到大人糖的孩子,开始沉浸于同事的赞美之中,我开始觉得我人生中的春天来了,因为我觉得我有朋友了。大概因为同是收银员,刘欣和张颖开始跟我打招呼了,有时也会叫我跟他们一块去吃饭,你看我多么傻,连别人叫我跟他们一起吃饭我都感动的一塌糊涂。

刘欣私下里跟我说,我真傻,竟然会把钱交给店长,除了赞美什么都没得到。但是我并不以为然,我觉得不管怎样东西还给失主是应该的事情,我真的很庆幸没有听刘欣的,不然也不会再次遇见你。

又是一个高峰期,那天傍晚,收银台后的队伍依旧很长,我忙的抬不起头来,直到遇见一个男孩,买一盒烟,当我报了两遍八块,他依旧没给我钱,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你没给钱呢!

那个男孩穿着长长的黑风衣,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他不解的看看我说,我给了,就给你扔银台上了。

几番争执,那个男孩很无奈,只好又拿了一百,但我却深深记住了他,板寸头发,额头上有几根碎刘海儿,大概一米八的个子,眉毛浓密,眼睛深邃,是个招女孩子喜欢的帅哥,我没有多想,继续埋头忙碌起来。

导致癫痫出现的因素
治疗儿童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好医院在哪
相关阅读
爱,是人间温暖的源泉
· 爱,是人间温暖的源泉

走进冬天,更喜温暖。如一次温暖的小聚,一桌温暖的食物,一篇温暖的文字,一双温暖的手……张爱玲说:“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 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