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摘抄

【笔尖O五月】范三的幸福生活(小说)

时间:2022-04-18   浏览:0次

看见老人那奢求的目光,范三的心又莫名其妙地疼了一下。

这是个拾破烂的老婆婆,从她那满头枯焦的白发和满脸沟壑纵横的皱纹可以断定她至少已年过古稀,可她的身上背着一个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的大号编织袋,每次经过范三的水果摊,范三都能听到从里面发出的饮料瓶的摩擦声。老人每次从范三的水果摊前经过,都会像是不经意地看一眼摊上那各色鲜丽的水果,然后又尽可能快地离开。

范三拿起一只鸭梨,用车把上搭的毛巾使劲擦了擦,递给了老人:“大娘,吃个梨吧!”老婆婆的眼光在那只金黄透亮的鸭梨上停了片刻,咽了口唾沫,却低声说:“俺不渴,谢谢你了,大兄弟……”她背起袋子匆匆向前走去,范三从车后走出来追上了老人,把鸭梨硬塞进了老人手中:“一个梨嘛!我不要钱!送你的!”

看着老人的背影,范三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自己母亲的影子。

范三从小在农村长大,姐妹五个,弟兄三人,像所有多子多女的农村家庭一样,父母操劳了一生,才把他们抚养长大。好不容易兄弟姐妹都成了家,老人却相继病逝。范三的母亲患的是食道癌,在病重的几个月里滴水不进,就是喝一口糖水老人也要呕出来,直至最后老人瘦成了一架骷髅。范三永远也忘不了母亲临终的那一天。母亲从持续几天的昏迷中清醒过来,她用失神的目光环视了一遍围在身边的儿女们,突然喃喃地说:“西瓜……我要吃西瓜……”时值寒冬腊月,哪来的西瓜啊!范三哥几个骑着摩托车来到了离家三十多里的镇上,一个店挨一个店寻找,却一无所获。无奈,他们只好在一个超市里买了一斤冬日里很难得一见的西红柿回到了家,然后把西红柿切成碎丁儿拌上白糖,一口一口喂给母亲。那一天母亲一反常态,竟吃了有小半碗……就在那天晚上,母亲永远离开了他们。

范三家境并不富裕,两个哥哥分家另过,姐妹们相继出嫁,家里的几分薄地实在难以养家糊口。前些年,范三跟着村里的一个包工头来到了城市里搞建筑,却在一次施工中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那个同乡包工头还算仁义,帮他看好了腿,并一次性赔偿给他两万元钱。范三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做重活了,他就买了一辆三轮车,批发一些时令水果在市中心的广场边卖。除了交税和管理费,一个月也能落个千儿八百的。范三就在市里的棚户区租了两间房子,把爱人和女儿接了过来,小日子虽然不富裕,可一家三口却也其乐融融。

这个拾破烂的老婆婆经常路过范三的水果摊,有几次范三看到老人目光直直地看着自己车上色彩鲜艳的水果,就上前招徕:“大娘,买些吧,刚上市的水果,我给您便宜些!”可每次老人黑瘦的脸上总是现出一丝尴尬的苦笑,摇摆一下她那干瘦的脏兮兮的手,匆忙离去,范三只能同情地目送老人离开。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范三把三轮车停在了广场西边的一棵大梧桐树下,并支起了一把遮阳伞,树上的几只知了在拼命地叫,范三有些心烦,他左右看看过往的人不多,就斜倚在梧桐树上,打起了盹儿。

“扑通”一声响,范三被惊醒了,他起身四下张望,发现自己的三轮车前躺了一个人,从那只大号的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和那身又脏又旧的衣服上,他一下子就认出倒下的正是那个捡破烂的老婆婆,范三忙把老人扶了起来,只见老人满头大汗,面色苍白,紧闭双眼,范三忙对围上来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人说:“李全,快拿一瓶冰矿泉水,我一会儿给你钱!”

卖冷饮的李全从冰柜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了范三,范三打开了盖子,把水浇在老人额头上,老人身子一动,慢慢睁开了眼睛,范三把剩下的水递到了老人嘴边,老人猛喝了几口,缓缓地吁了一口气,她的眼珠子转动了几下,认出了范三:“好心的大兄弟,谢谢你了……”

范三扶起了老人,让她坐到自己摊位后的阴凉处,他切了一块冰镇西瓜递给了老人,老人推脱了几下,接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范三看着老人那贪婪的吃相,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的鼻子一酸,泪水差点流下来。

“大娘,天这么热,您还出来捡破烂?您这么大岁数,中暑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范三心疼地责备老人。

“唉,没办法,人老了就不中用了……”“您的孩子呢?我见您天天捡破烂,孩子们不管您吗?”“唉,别提了……”老人慢慢地站了起来,她捡起编织袋,可一迈步又是一阵眩晕,她忍不住蹲了下来。

范三对身边的李全说:“李全,帮我看着摊,我去送送老人!”李全不屑地说道:“三儿(此处读儿话音san’er),我看你不应该叫“范三”,应该叫‘犯二’才对,你也太好事了,给她孩子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当心她的家人讹上你!现在是好人做不得!”范三扭过头斥责道:“你就少嘚嘚两句吧!”他背起编织袋,扶起了老人。

老人的家也在棚户区,一进老人的家门,范三就感觉自己像进了一个废品收购站。老人不大的院子里堆满了饮料瓶、旧纸板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范三把编织袋扔在杂物堆上,扶着老人进了光线极差的屋里。他看了看屋内又脏又乱的摆设:“大娘,您一个人住啊?您的家人呢?”

老人坐在一把估计是她拾来的摇摇欲坠的破藤椅上,喘息了片刻,未语泪先流:“大兄弟啊,你大娘我是个苦命人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的经更难念啊!”

从老人的讲述中,范三了解了老人的一切。

老人的老伴是一个铁路工人,他们有两个孩子。老爷子退休时,按当时的政策,可以安排一个孩子接班。那时老大已经结婚成家,老二刚刚高中毕业,夫妻二人斟酌了一下,就让老二接班去铁路上工作。这件事让老大夫妇很不高兴,认为二老偏心老二,为此事还闹过几次。那时老爷子还健在,老大夫妇还不敢过于放肆。谁料几年后,老二在铁路上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身亡,老爷子也因此事受了刺激不久悒郁病逝。从这以后,一直对接班之事耿耿于怀的老大夫妻就很少来看望母亲了。老人靠老伴的遗属补助和二儿子微薄的抚恤金艰难度日,无奈就去拾破烂变卖贴补家用。

范三气愤地说:“你家的老大太过分了!赡养父母是儿女们应尽的义务。大娘,让他们给你养老,他如果不养活你你就去法院打官司!告他们!”

老人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别啊!都是一家人,别人知道了不笑话啊?再说老大拖家带口的,日子也不宽裕,我有老头子和老二的抚恤金,也还能将就着过……”

“可您毕竟这么大岁数了,一旦有个三灾六难,身边没人照顾哪能行呢?”范三责备地说。

老人摆了摆手:“嗨,我也是土埋大半截子的人了,活一天赚两晌,不想那么多了!大兄弟,今天我给你找麻烦了。你快去看你的摊子吧!多谢你了啊!”

范三闷闷不乐地走出了老人的院子,只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连几天没见那位拾破烂的老婆婆从自己的水果摊前经过了,范三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这天傍晚,收了摊,范三用塑料袋提了一只西瓜来到了老人的家门前。他伸手敲了敲门,半天才听到屋里传出老人微弱的回音:“谁呀?门没锁,进来吧!”

范三进了屋里,屋内点着一只5w的小灯泡,范三好大一会儿才适应了屋内的昏暗。他把西瓜放在老人床前的桌子上:“大娘,好几天没见您,我来看看您,您没事吧?”老人咳咳了两声:“大兄弟,又麻烦你了!我就是有点感冒……不碍事的!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老人的话。范三用手摸了摸老人的额头:“呀!大娘,您在发高烧啊!我送您上医院!”“不用!不用!捱两天就好了,我吃着药呢!大兄弟,你忙去吧,不用管我!”范三不由分说,帮老人穿好了衣服,扶着老人走出了家门,打了一辆“面的”直奔医院。

看着大夫严肃的神情,范三的心有点忐忑:“大夫,老人没事吧?”

大夫冷峻的目光从镜片后直射过来,让范三有些不知所措:“你们做儿女的太不知道关心老人了!老人的感冒已经发展成肺炎了,你们才来诊治!还有,老人的血压也很高,心脏功能也不太好,先住院观察几天吧!”

范三到收费处交了住院押金,帮老人办理了住院手续。直忙到半夜,看老人输上液,他才喘了一口气,他对老人说:“大娘,您的病很厉害,我看您必须让您的儿子过来了。”老人踌躇了一下,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递给了范三,范三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病房里进来了一对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女,他们看到了正在输液的老人,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淡淡地问候了几句。老人忙不迭地对他们说:“老大啊,住院费还是这位大兄弟给垫交的呢!你可记得还给人家啊!”男子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范三向老人道了别,连忙向家中赶去。

范三一夜未归,可把他的爱人凤英急坏了,直到看到老公疲惫不堪的身影,她才松了一口气。待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凤英忍不住埋怨道:“你治病救人没错,可好歹也给家里打个电话啊,让人家担惊受怕了一夜。”范三忙陪着笑脸向妻子解释:“你还不知道我是个猪脑子,一忙起来就顾前顾不了后的!”匆匆喝过凤英做的鸡蛋面条汤,范三又要推着车子去出摊,凤英气呼呼地拦住了他:“你真是挣钱不要命了啊!今天在家歇一天,哪儿也不能去!”范三无奈地向妻子敬了一个礼:“是!遵命,领导夫人!”凤英笑着推了他一下“就你贫!”,带上门就出去了,她在一家小饭店做清洁工。

一个星期后,老人又背着那只鼓囊囊的编织袋出现在范三面前。

范三关切地问:“大娘,病好了吗?怎么又出来捡破烂了?你应该多休息几天啊!”老人叹了一口气:“唉!我就是那劳碌的命!躺在医院里快憋屈死了!我已经好了!……只是你给我垫的住院费!你数数看够不够?多谢你了!”老人从衣袋里摸出一个纸包递给了范三。

范三打开纸包,看到全是十元,五元,一元的零碎钞票,甚至还有几枚硬币。他鼻子一酸,又把纸包还给了老人:“大娘,您先花着吧!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还我!我不急用!”老人坚决地把纸包推了过来:“三儿,大娘知道你的日子也挺紧巴。这钱你不收下大娘心里不踏实!”范三只好把钱收了起来。

几个月后的一天,范三正在卖水果,突然看到老人和她的儿子远远地走了过来。老人今天破天荒地穿着一身八成新的干净衣服,一头白发整齐地抿在脑后,而且也破例地没有背以前那只从不离身的大号编织袋。老人一见范三就笑着打招呼:“三儿,忙啊?今天买卖不错啊!”范三惊奇地看了看老人,笑着说:“哟!大娘,您今天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啊!我差点没认出您来!恁娘儿俩这是去干嘛呢?”老人笑咪咪地说:“三儿,大娘以后再也不拾破烂了,俺大儿来接我去他家住呢!”“好啊!好啊!您老以后可尽享清福了!记住有空了来看看我们这些老邻居啊!”“那是自然!”范三目送着老人和她的儿子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欣慰。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这天傍晚范三收摊回来,看到爱人凤英正在翻箱倒柜地找东西,他好奇地问:“老婆,今天怎么还不去饭店啊?找什么呢?”凤英收拾了几件衣物装进一个塑料袋里:“我马上就走。这一段时间我们饭店门口经常有一个老婆婆来要饭,穿得破破烂烂的,怪可怜的!天冷了,我收拾几件我穿不着的旧衣服送给她,也算是行好吧!”范三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老婆婆?有多大岁数?”“七十来岁吧!左眼角有个疤瘌。”范三“啊”了一声:“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凤英白了他一眼:“看你慌的!你认识她啊?她是你亲戚?”范三没说话,急急地向凤英打工的饭店奔去。

一到饭店门口,范三就看见一个老婆婆蓬头垢面地蜷缩在饭店旁边的角落里,身边是一只鼓囊囊的编织袋。范三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蹲在了老人面前,端详了一会儿,轻声呼唤道:“大娘!大娘!你认不认得我了?我是范三啊!”老人抬起头用失神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范三看了一会儿:“三儿啊!呜呜……”范三扶起了嚎啕大哭的老人:“大娘,您不是去你大儿那儿享福了吗?怎么会在这儿要饭啊?”老人的泪水把脸上的污垢冲出了一道道沟:“三儿,我的儿他不是人啊!他是个白眼狼……”

范三让凤英带着老人去浴池里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把老人带回了自己租的房子里,他为老人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汤,打了两个荷包蛋,两碗热汤下肚,老人的精神好了许多,她向范三叙述了这一年来发生的事:

一年前,老人所住的棚户区实行危房改造,按照有关规定,老人的房屋不但可以获得一笔数目可观的赔偿款,而且还可以在刚开发的新区以低于市场价的特优价格购买一套新楼房。老人的儿子儿媳得知了此事,就把老人接到了自己家,甜言蜜语地哄骗老人交出了房产证等相关证件,不久,儿子儿媳就在新区拥有了一套宽敞明亮的新楼房。

半年后,儿子和儿媳对老人说,老人的孙子要结婚了,要准备重新装修他们现在住的楼房,他们让老人先去市郊的一家老人公寓住几个月,等房子装修好了再把老人接回来。老人一听有理,就接受了他们的安排。

安徽著名癫痫医院
小儿癫痫治疗好方法
甘肃治小儿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
晒出我爱的歌
· 晒出我爱的歌

歌曲,亦是放松人心,走在茫茫大道上,在山间小路上,在火车车厢里,在运动时,放上一首怡情的歌曲,心旷神怡,走在乡间小路上,青砖红瓦,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