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美文

【荷塘“冬之恋曲”征文】流转(小说)

时间:2022-04-20   浏览:0次

一九五七年的冬天,我出生在鲁西北大平原,一望无际的开阔地,在村里捡块石头都很难。记得小时间,父亲到很远的地方去出民工,回家带回来一些像鹌鹑蛋一样的小石子,我们姐弟几个争着玩拾子、弹溜溜的游戏,爱不释手,晚上睡觉还搂在被窝里。

上高中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到校长屋里和校长谈及我们的前途,校长给我们讲:“高考还没有恢复,你们毕业了只能上山下乡,农村是一个广阔的田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说:“我们都是来自乡下,没有见过大山,我们能否不回农村,上山也好的。”校长说:“农村的就要回乡干革命。”我说:“我们总想多见见世面,向往山上那美好的山水风景。”老师说:“你们没有上过山,想象的上山很好玩,山高坡陡没有马路搬运东西都是要肩挑人抬,十分艰苦,下趟山比你们徒步进趟城还要难。”我说:“我不怕。”回想起当初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把山里想象的太美丽了。

在上高二的冬天,语文课本上有篇课文《罪恶的牟二黑》,讲的是山东省最大的地主血腥的发家史,有一年秋季早霜冻坏了尚未成熟的庄稼,颗粒未收,大地主牟墨林趁机从东北运回一船高粱,一亩地换一升高粱,结果山里的农民没有饿死,可是山地都成了牟氏所有。文章中用当地的农民顺口溜写出了大地主牟墨林的罪恶:“牟二黑牟二黑,吃人野兽吸血鬼,坑害穷人发了家,一家豪富万家泪。”

据说牟墨林和四川大财主刘文彩调侃:“小主不财,没有您富有,只希望您能在我的山地上一棵树挂一个铜钱,不知您是否有这个能力?”刘文彩找来管理财务的大管家,按照牟墨林说的面积和密度算出树木的数量,凑到刘文彩耳朵前,小声说:“启禀老爷,三十六亿棵树,我们库里没有这么多铜钱。”刘文彩听后谦逊的和牟墨林说:“小主也不财,还是您地大物博,佩服佩服!”

那个时候,我虽然没有见过山,可是知道了山东栖霞有个大地主,有的是山林。

一九七六年冬天我应征入伍,没有坐过火车的我乘上没有窗户的铁皮瓦罐列车,走走停停,一天后在莱西火车站下车,一片白茫茫的雪真如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中所写的那样,原饰蜡像,银装素裹,白雪皑皑,那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山。我们乘上轮子上带有防滑链的军用卡车慢慢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一会上坡,一会下坡,一会拐弯,一会刹车,我们在车上就像小孩子做过山车,晕的就想吐出来,又是几个小时的行军,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军营,下车后才知道,这里就是山东栖霞的领地,正是当年大地主牟墨林的地盘。

在新兵连训练期间,部队聘请了驻地一位在旧社会苦大仇深的村支部书记,讲述了大地主残酷剥削压迫老百姓的血泪帐,又带我们参观了牟氏庄园阶级教育展览馆,其中有一个故事,一日有一个年轻的乞丐到牟二黑门前乞讨,管家吩咐下人,给他一碗饭吃,反正这碗饭变成了屎还会拉在牟家地盘上。这个年轻的乞丐心里不服,吃完后就急忙赶路,不信就走不出牟家地盘,他走了一天问路边的人这是谁家的地盘,那人说这是牟家的地盘,他又憋着劲加快了步伐,走了半天问路边的人,答案还是一样,又走了半天,他问一个老大爷为什么牟家地盘这么大,老大爷说整个胶东都是牟家的地盘。年轻乞丐终于服了,痛痛快快地把憋了两天的那泡大便拉在了牟氏地盘上,由此可见牟氏家族的地盘有多大。在解放时期地主阶级被打倒,土地和山林都平均分给了农民,有历经了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土地和山林全部归公,有生产队组织社员集体耕种。

栖霞当兵三年,为了搞美术创作,我经常到上山写生,慢慢地喜欢上了大山,我的山水画在驻地渐渐出名,认识了县文化美术馆的老师,逐步建立了感情和友谊。

又是一个冬天,在我退役的时候,馆长帮忙给介绍了一个女娶男的姑娘,姓牟叫牟彩芬,结婚了才知道,她竟然是牟氏的后代,并知道牟氏后代在台湾、香港以及全国各地都有,都很有成就。

为了尽快的发家致富,我参加了县里的果树技术培训班,学了一手修剪果树的技术。85年改革开放,农村的土地和山林再次承包给各家各户,实际上就是分田单干,家家户户都成了土地的主人,我凭着果林技术组织乡里乡亲们搞有偿技术指导,到秋后我能拿到他们总收入的10%,我积累了原始资金后成立了果业经营公司,和果农签订合同,包技术指导,包果品销售,几年的光景,我已经是近千万资产的农林集团公司了。

就在这年的冬天,我的一个在香港的远房大舅哥要和我合作经营,他邀请我到香港考察了他的金融信贷发展公司,实际上就是一家小银行。经过一夜的长谈,我终于茅塞顿开,大舅哥说:“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发横财不富,光靠传统的经营模式,就是一年挣一千万,十年才能挣一个亿,一辈子也成不了李嘉诚式样的首富,挣钱必须要不断倍增,要快速致富,致富和事业成功一样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国家政策,地利就是要有社会基础,人和就是要有智谋高超的合伙人。比如说国家要开发深圳这就是天时,你要能在第一时间买到廉价的大量土地,这就是地利,再有超前开发意识的房地产开发商合作人,这就是人和。这样运作怎么会不挣大钱?”

我说:“是啊,那样的信息我们怎么会提前得到呢?”

大舅哥说:“机会都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没有远见,没有胆量,即使机会来了也只能白白看它从你眼前溜走。机会在哪里?机会就在国家政策里,农民的机会就在中央一号文件里,要学好文件抓住纲,把握发展大方向。当年我们的祖宗牟墨林就是把握住了秋冻庄稼欠收的机会,用了粮食这一救命的武器把农民手中的土地和山林换到手里的,用现代化的说法就叫土地流转。”

我说:“是呀,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就是强调的土地流转,任何人和任何单位都不能阻止土地流转。”

大舅哥说:“你只看到了土地流转还不够,还要看到国家金融对土地流转后的贷款政策,一亩地低息贷款一千元,使用期为六年,条件是30年的土地承包证作抵押。只要拿到更多的土地承包证,就能贷到更多的开发资金,把这笔款高息放贷就能转到更多的钱。再说到期钱还不了,也就是失去抵押的土地山林承包证,那就让银行拍卖好了。我们合理合法的拿到一巨额资金。这样的事国家支持你干,为什么就不去干呢?”

我说:“哪有那么多可以流转的土地和山林呢?”

大舅哥说:“中国地盘那么大,贫困山区的山林那么多,以你果业开发公司的名誉,流转山林进行开发,是天经地义的,国家支持,各级政府也必然支持,土地山林仍然还有原来的承包人继续耕作和管理,我们就是拿他一个证件办理流转手续,三十年每年五元钱,也是一百五十元,很多家庭都有三十至五十亩的山林,也就是他们白白拿到四千五百元至七千五百元钱,对于一个山里的贫困户来说,这就是很好的扶贫。”

在大舅哥的点拨下,我终于明白现在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我到县省两级政府开了果业开发证明和信誉证明,先是到了临沂老区,请乡政府出面帮助宣传发动,这就是国家的扶贫政策,农民土地山林流转拿到了钱,还可以继续使用土地和山林,这样的便宜不得白不得,得了也白得。就按每年四元的资金回报拿到了上万亩流转证,每亩地给乡政府20元的辛苦费,二十万的资金买通了乡政府,很顺利的加盖了同意流转的大印。拿到了流转证后,有大舅哥的金融发展公司帮助到农业银行抵押贷款一千万,作为流动资金,跨出省界来到了云南,很顺利地拿到了一千万亩的流转证,贷款一百亿,很快又在贵州、四川、新疆操作同样顺利。

还是一个冬天,正当我鼓足信心向着千亿资产奋斗的时候,大舅哥手机关机,我到香港公司找他,已经是人去楼空,办公场所已经被房东收回,我存入大舅哥银行的巨资不翼而飞,现在国家还没有发现这个银行贷款危机,六年后贷款还不上,土地山林使用权将会被银行重新拍卖,我将会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命运?

黄种人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一旦在金钱面前眼睛红了,心就黑了。土地可以流转,良心不能流转!

癫痫病因主要有哪些
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
癫痫病人治疗好办法
相关阅读
毕业后,拿什么就业
· 毕业后,拿什么就业

想写这篇文章好久了,却一直未提笔,或许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未来是一片迷茫,前程似乎也没有光亮、、、、、、回想大学几年的时光,大多...